<form id="fdzvlrn"></form>

<address id="fdzvlrn"><listing id="fdzvlrn"><meter id="fdzvlrn"></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fdzvlrn"></em>

        <form id="fdzvlrn"></form>

          
            

               
              中文 English
              首頁公司概况新聞中心业务中心产品与服务成员单位党群建设可持续发展社会责任延长子站群
              社會之聲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社會之聲 > 正文
              人民網|李德生講述延長油礦勘探的最初歲月
                審核人:   (599彩票)

              編者按:在新中國建立70周年之際,人民網陝西頻道刊發了中科院院士李德生的一段口述,講述了延長油礦勘探初期的艱難歲月和爲中國石油工業所做出的重要貢獻。本網予以轉發,動員廣大幹部職工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堅定信念、傳承精神,奮力譜寫延長石油高質量發展新篇章,爲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而努力奮鬥。


              2018年2月10日,中國科學院院士李德生通過一段口述,回憶起自己從事延長石油勘探事業的經曆。

              當時我國石油業得發展處于太平洋戰爭爆發期間的大背景下,陸路運輸線被封鎖,作爲重要戰略物資和工業“血液”的石油進口受限,極度匮乏,直接影響著全國人民抗戰救國的進程,石油工人發出“一滴汽油一滴血”的警語,爲支援抗戰嘗試自主鑽探石油。

              李德生在回憶中說道,“1945年,我從重慶國立中央大學畢業後,因長期在野外從事地質勘探工作,我和家人難得相聚一次。自1953年元月我調到延長油礦工作後,由于工作相對穩定一些,我就打報告給石油管理總局請求把妻子和女兒從上海調來延長油礦。妻子朱琪昌1946年中央大學外文系畢業,來礦前在上海華東藝術專科學校任外語講師。接到調令後,她帶著4歲的大女兒從上海趕來黃土高原的延長油礦報到,分配在單位的人事科工作,一家人就住在西溝的一眼窯洞內。夫人爲延長油礦的技術幹部辦了兩期俄語速成班,每期4個月,其後又爲地質隊和采油隊開辦了一期地質培訓班,爲期3個月。1954年6月5日,夫人即將臨産,那時延長油礦還沒有職工醫院,只有一間醫務室。我趕忙去把值班的女醫生蘇大夫找來窯洞內接生,自己則充當助手燒水鋪炕,兩人就把女兒平安接生下來,李德生爲女兒取名李延,以紀念她在延長油礦出生。”

              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出于對老區經濟發展的關注,燃料工業部石油管理總局調集了全國的地質、地球物理、鑽井、采油工程技術人員,多工種全方位支援延長油礦和陝北地區的石油勘探開發工作。1950年6月,燃料工業部在西安成立了西北石油管理局,康世恩擔任局長,並組建了陝北石油勘探大隊,由副局長張俊兼任大隊長。他說:“我要一批幹部,從上海抽,從四川抽,從玉門抽,加強陝北的石油勘探。陝北的老百姓養活紅軍十年,我們要回報,首先把陝北的石油工業發展起來。”于是,從全國各地抽調人員組建了陝北石油勘探大隊,下轄六個地質隊、一個重力隊、一個輕便地震隊、三個鑽井隊(延長、棗園、四郎廟各一個鑽井隊)。李德生是第二地質隊的隊長,有五名隊員:沈乃菁,他年歲較大;包茨,後來擔任四川石油管理局的總工程師;宋四山,後來擔任長慶油田研究院的院長;還有王方和測量師陸繩祖。第二地質隊的工作範圍在“三延”地區(延長線、延安線、延川線),主要工作內容是按照1:5萬比例尺對每個地質露頭開展石油地質詳查並制作地質圖。

              當李德生一行人到達現場踏勘時,既感到能爲革命老區工作而興奮,又因爲全區覆蓋著200多米厚的第四紀黃土而感到擔心。經過觀察和分析,雖然陝北地區覆蓋了很厚的黃土,但河流切割的地方都有露頭,露出侏羅系和三疊系地層,于是他們當即決定沿著延河、清澗川、洛河及兩側的溝谷一條一條地進行勘測。當時的交通運輸工具是適應當地特點的一對小毛驢,用來馱帳篷、廚具、測量儀器等設備。地質隊的儀器比較簡單,就是測量用的標杆和木樁。調查完全靠步行,中午吃點幹糧喝點河水,晚上借老鄉的窯洞住宿,在煤油燈下整理當天的資料和繪制圖件。工作方法是依靠當時蘇聯專家所提供的建議進行摸索和推廣,逐個地質點進行勘測,每一公裏左右定一個“地質點”,每天可完成20-30個地質點,在走過延長2000多條山溝後,通過對延長張家灘頁岩、董家河天然裂縫、安溝油苗油砂露頭處進行地質構造調查,李德生分析了延長石油的發展趨勢,撰寫了《陝北三延地區石油地質詳查報告》和《陝北地區南-北地層對比報告》,總結了超特低滲“裂縫油田”規律,不幸的是在文革期間全部被查抄。後來通過延長石油重新找回,50年過去了,調查報告失而複得,真是如獲珍寶。

              1953年元月,康世恩被任命爲北京石油管理總局局長,西北石油管理局和陝北石油勘探大隊撤消。我被調任延長油礦主任地質師兼地質室主任,主管采油地質工作。地質室主要技人員有曹潤伍、劉啓發、王學飛、張文昭、宋四山和朱明恭等。由于延長統砂岩岩性致密,多數小産量油井急需增産措施。同年3月,蘇聯專家克裏洛夫斯基到延長油礦,總結並贊成爆炸增産技術。後來,爆炸增産得到快速推廣,3月至11月共爆炸油井73口,共128井次,使用炸藥13噸,增産原油545噸,占1953年産油量1367噸的40%,在當時惡劣條件下,爆炸增産探索體現了延長油礦職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和“埋頭苦幹”的企業精神。

              “1954年9月,我接到北京石油管理總局調令,離開延長油礦到玉門礦務局工作。延長油礦派一輛汽車將我從延長送到西安,換乘火車到達蘭州,再轉乘長途客車到酒泉,李德生9年前曾在這裏初次創業,但對夫人朱琪昌和兩個孩子卻是初次來到這戈壁灘上的石油城。離開延長油礦時,李德生對生活多年的黃土山區和工作相處融洽的員工們依依不舍。當年歲末,當李德生和他的家人得知1954年延長油礦原油産量達到3526噸,爲1953年産量的2.6倍消息時,一家人爲曾經工作的延長油礦感到無比振奮。”李德生說。

              回憶起延長油礦勘探的峥嵘歲月,李德生表示中國石油業的發展離不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經濟大協作帶來的有力支援,如鋼鐵工業、制造工業和交通運輸業的快速發展以及石油兄弟單位的支持。談到對延長石油這段最初勘探開發曆史的體會,李德生院士說他有兩點體會:

              一是制造業要發展。曆史上的制造業的局促限定了我們石油工業的發展,早期簡陋的勘探開發設備讓無數石油界前輩付出了沈重的代價,如今有了一大批自主開發的大型勘探開發設備,壓裂車的自主研制、壓裂改造的可溶橋塞等前沿技術有待我們去創新、去引領。

              二是理論和技術要創新,美國專家抛出的“中國貧油論”沒有壓垮我們,中國石油人反而開辟陸相生油理論,最終創造了“長慶奇迹”,奠定了陸相生油理論的國際地位;從常規油氣到非常規油氣的勘探開發,技術上又是一個“新長征”。

              (本文由中國科學院學部李德生院士本人口述,生命地學辦公室龔劍明整理)

               
              集團宣傳片
              熱門文章

              版權所有:陝西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技术支持: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研究院数据信息中心    陕ICP备案:05015368号
              推薦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覽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